網頁

2010年4月16日 星期五

祝福龍寶二十週年

上個週末龍寶集團慶祝成立二十週年, 被張董邀去參加座談,與同學卓董(勝隆兄)、賴浩平建築師、戴育澤建築師、姜樂靜建築師與芳怡老師一起,會前張董招待喝杯咖啡,聽了她兩則私房笑話,然後大家歡喜上場。

由芳怡主持,她讓每個人都講得很好,只有我講得蠻亂的,跟原來想講的不怎麼搭,好像每次我都會搞得這樣,必須整個再寫一遍,才會覺得清楚,可是即使有時寫好叫我講,也常講不好,我就是口才不好。 看了上期商周說,蘋果創辦人每次發表新產品的演講都必須事先嚴密排練,本人要花整整兩天一再練習到滿意為止,我這那麼小咖的當然應該要多學習才是。

要談這二十年,我不由得想起更早的二十年,從我民國六十年到東海唸建築開始到現在,台中經歷了讓我印象深刻的四個十年,在這之前是舊台中,在這以後台中日新又新,成為今天大家熟悉的景象。 我從苗栗來,從鄉下看台中,這是一個可愛的都市,我的苗栗好人家的朋友,隔一陣就會來台中逛,帶些台中名產回去,讓我小時候很嚮往這個城市。 唸東海時,我們都說「下山」到台中,在台中街上可消磨一整天,逛街逛書店看電影吃蜜豆冰。 我高中在台北唸,到台中後其實覺得台中還蠻落後的,沒什麼美術館音樂會的,比台北差很多。 我離開台北時,火車站後的長安東路正興建七層電梯公寓,應是台北第一批「高層」公寓吧! 那時台中市在五權路以西就是一大片田,據說那時候中港路邊的地主,都習慣把路邊的土地傳給不聽話的兒子,聽話的兒子都繼承到遠離馬路的良田,路邊土地生長的稻子長不好,因為車子經過時會濺起碎石子把稻穀打壞。 那個時代,誰也沒經過發達日子,沒多少人知道土地變財富的奧妙。

記得大三開學時候,學弟小白不像其他同學暑假到建築師事務所打工,他竟然跑到建設公司工作一個暑假,興奮得跟大家在宿舍走廊上分享房地產的工作經驗。 小白就是後來的白董,那時沒人預料到後來他轟轟烈烈搞出理想國社區。 後來聽說有位葉條輝先生,傳奇地開創一個房地產王國,辦了「台北房屋」雜誌。 我在大四暑假時,東海西邊正蓋好一大批的「東海花園別墅」,就是台北房屋的案子,我在那打工負責抓出有待修繕的地方,有一天全工地都鬧哄哄的,每個人都如臨大敵,原來老闆葉條輝先生要駕臨督導。 在這之前,現在東興路一帶才蓋起一批花園洋房,是復興建設蓋的。 我大四時搬到河南路南邊的教師新村住,那時新村對面已在整地,每次等公車,後面工地上零零落落有些工程在做。

住到教師新村時,常走到逢甲附近去吃飯,那邊的餐館菜色可多了,東海根本不能比,文華路上總是擠滿了人,西南戲院也常客滿,常可看到意外好片。 教師新村到逢甲之間是彎彎曲曲的田埂路,很窄的到較寬的都有,經過幾家農舍,轉個彎上個坡就到熱鬧的西屯路上。 吃飯前後走這一趟,感覺非常幸福。 民國六十到七十年間,台中處在驚蟄期吧,這階段末期時,五期重劃區已開發完成,隱隱地新脈動正蓄積著下一個十年的能量。

1978年六月我當完兵理所當然到台北找到事務所去工作,那時卓董已是「宏凱」事務所的chief,江先生事務所算不小,還有「大將作」,在台中都培育不少人才。 小白、陳永松、江東燦、王傳熹、黃俊德一夥人也是到台北事務所工作,我常騎腳踏車經過六張犁山邊去他們住的地方聊天,他們好像永遠有說不完的意見,彼此常爭論個沒完。 沒多久聽說他們整批人下台中了。 於是我也常到台中找他們,他們都窩在自己成立的「村莊」設計公司,他們對「村」與「莊」還有一套自己的新詮釋。 過不久到台中看他們,已是在「遠太」建設公司了,他們之間出現一位大哥,學長余英宗,與霧峰林家關係好,一開始他們好像就做個霧峰的幼稚園設計。 有次找到陳永松,他正在「遠東國際城」受理住戶的問題,他就在房子騎樓下坐在一張小學生椅子,趴在課桌上記下客戶的千奇百怪的房屋問題,包括雨水管被水泥塊塞住、甚至馬桶下面沒有汙水管(不知我有否記錯)這一類問題。 常常在他們公司,這一群人豁在一起搞得很晚,大家都未婚,除了吃飯睡覺,所有時間都耗在工作上。

1980年代前些年,永松興奮地拉我看他們的傑作---榕莊(1982),小白用他在華美建設做淡水海景山莊從屏東移植大樹的經驗與人脈,移植一株大榕樹到社區中間,這是一個新都市計劃搞出的囊底路完整街廓的案子,在當時是相當原創性的嘗試,他們在剖面上做設計,想出「二樓三」的類型,避開挖地下防空避難室的法規要求。 外牆貼小口磚,比當時一般流行的馬賽克,顯得很有新意。 沒過多久,他們又完成「唐莊」(1984),旁邊的賴厝當時還保留著非常完整的合院與門樓。 遠太這時改裝了原來漁會建築做公司辦公室,氣勢與排場在當時可說是震慑人心。

唐莊是這群朋友非常得意的作品,因這塊地的深度不好配置,他們想出以單元兩兩相扣的方式,發展出台灣最具原創性的都市社區配置,三樓四透天的空間格局非常複雜,還搭配一角較高層公寓,這棟建築獲得當時的台灣住宅金牌獎。 約略同時,陳開南也做出「藝術傳家堡」,宏凱推出「綠世界」社區,80年代中期後,「遠太」這批東海幫散夥、各自結婚成家,陳永松進到由鉅,設計出「家天下」(1988),小白與黃俊德等人組成「台鼎」建設,在我87年出國前聽說他們轟轟烈烈從中港路種一排鳳凰樹到他的「銀河世紀」。

這第二個十年,台中成了房地產的實驗場,幾個初生之犢的年輕人,雖分散在幾個不同公司工作,但卻似乎相互結盟出一種設計戰線,從兩樓三、三樓四到中庭花園的住宅類型,都是台灣首創,這是鼓舞人心的十年,設計創意帶動新的房屋市場,理想牽引著夢想,朝氣蓬勃的台中充滿成功的故事。

我在1989年底回台灣找資料寫論文,前一年台北發起無殼蝸牛運動,一群買不起房子的市民露宿忠孝東路,股市持續飆上一萬兩千點,大家都上場玩金錢遊戲,下午爭吃鮑魚餐,晚上酒廊裡千元大鈔飛來飛去。 第二年我離開前,在「阿信」連續劇主題曲聲中,股市掉落到兩千點,「台灣錢淹腳目」的戲碼演完,哀號聲中揭開新台中的第三個十年。

1901年我回到東海任教,被安排帶建築構造課,上課時幻燈片一放,全班就鼾聲四起。 第二年我改弦易轍,要求他們分組自己上台講課,我在旁邊聽,但由我在週末帶各組同學去建材生產單位及建築工地參觀,然後要求他們負責在課堂上報告,這樣他們上課就很少打瞌睡了。 有一天帶他們到西屯路二段一棟高層辦公樓上參觀帷幕牆施工,正驚訝地觀賞原住民工人沒綁安全帶以連續迴旋踢,將玻璃帷幕牆單元踢定位,夕陽逐漸暗淡時,抬頭看外頭的幾棟大樓都是一片漆黑,我那時感受很深,台中市蓋出好多大樓,但多數空在那兒,沒人使用。

這時的台中是「等待的都會」,透天厝的時代過去了,大樓時代來臨,都市的土地都蓋起大樓,但要充滿大樓的內容還沒到夠位。 台中市是全台灣空屋率最高的城市,這階段新竹科學園區開張,新竹市熱鬧滾滾,房價比台中高許多,但品質卻差很大。 接著,從「銀河世紀」、「青銅時代一、二期」蓋到「山外山」、「園邸園」的台鼎公司宣告破產,理想國終究難擋貪婪島的惡果。 遠征大陸的「上海家天下」也沒能成功。 只是七期重劃區已整備完成,等待都會的到來,區內都在「養地」,餐飲、娛樂及特種行業先進駐,夜裡霓虹燈燦爛,有人稱之為「台中的拉斯維加斯」。

這時還堅持經營的建設公司都必須兢兢業業,以「量」操控市場的風險漸高,必須在「質」上取勝。 這時在房地產檯面上還能風光的公司都屬模範生吧。 房地產是一項會自己搬石頭砸自己腳的產業,當市面被經營起色時,地價也蒸蒸日上,經營成本跟著提高。 當時一位在紐約發展的同學曾回來探看市場,他想回台灣推像美東常見的大型別墅案,擁有幾十個房間的那種豪宅,但聽說當時地價要30萬/坪,就想不下去了,我們台中的同學算一算,買得起這價位的就直接去加州或夏威夷置產了,不會選擇在台中的。

大樓的規模、高涨的地價、飽和的市場,都使得房地產經營風險逼近臨界點,偏偏又碰上九二一大地震,這第三個十年在驚慌恐懼中結束,這個產業在台中又經一次無情的洗牌。 台中市南邊大里與西邊大坑一帶的開發案受傷慘重,九二一之後好幾年,沒人敢推高樓住宅案,工地裡也少再聽到「麥擱囉唆拉,哇這樣綁鋼筋已綁三十多年都沒出過歹事…」。 1990年的金融震盪與1999年的地殼震盪,殘酷地為台中市篩選出更優秀的經營團隊,沒有三兩三,莫想過梁山。 台中市民經這兩次災難,有成為更成熟的消費者了。

第四個十年漸從重建中找回正常步伐,胡志強市長兌現他的競選政見,推動古根漢建設計劃,找來古根漢基金會,又邀來三位世界級建築大師,台中市頻上國際媒體,帕華洛提演唱會甚至告別演唱都來台中舉辦。 後來台中古根漢計畫雖沒成功,台中市政中心計畫又再復活,台中市民的國際意識與公共意識漸強,最重要的是,七期這區被因此炒熱起來,成為眾所矚目的新都心了。

二高通車了、高鐵也通車了,台灣的流動度進入新階段,歌劇院中於發包出去了也動工了,台中盆地內外漸整合起來,尤其振奮人心的---台商回來了,兩岸氣氛活絡,豪宅買氣旺了。 台中縣市要合併升格院轄市,商界理所當然認為台中就是從苗栗、中縣、彰化、南投到雲林的範圍,政界終於開始能接受這「都會」影響圈的意義了。 台中進入又一階段的等待,這次等的是大眾流動的結構---鐵路離地面化、捷運等重運量基礎設施,以承載新興都會的流動。

台中市的建設公司集團中只有少數能跨越這四個十年還屹立不搖,今天來慶祝龍寶創立二十週年,把這二十周年放在這過去四十年發展歷程看,應能突顯這二十週年的意義與價值。 龍寶崛起於新台中的第三個十年,為那個「等待的都會」注入一種必要的基因---一種正向的友善的都會基因,一種自信將延續未來好多好多個十年的樂觀又嚴謹的經營態度。

曾經好奇為何龍寶的建築作品都取名「臻」字,都名為臻邸。 後來知道這是張董的先生的名字,這事讓我蠻感覺深刻的。 大概很少其他建設公司老闆會用自己另一半的名字來命名公司產品。 張董二十多年來所有她主持完成的建築物都冠上這名字,讓我蠻感動的。 這表示她是一個幸福的人,婚姻家庭美滿幸福,然後透過蓋房子,她要將自身幸福與他人分享,最重要的是從這一件事,我覺得她是有根本的人,或者說龍寶是一個注重根本的企業。 這樣的根本,成為難以被替代的品牌,更關鍵的是這樣的根本,足以很從容地迎接更國際化、更具公共意識的未來市民。

台中市很幸運地,有不少我衷心敬佩的建設公司團隊,我也祝福他們繼續當台中大市民的角色,將台中的居住環境品質帶往更健康的都會發展方向。

2 則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老師」好:
    我因為搜尋「教師新村」才找到這裡來,也很剛好我是東海畢業的學生(我念中文系)。這篇文章開擴了我這念人文科系的眼界,從不同的角度看待一座都市的變化、想像它的未來。讀完讓人感動,感謝老師寫下這些。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