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列城的最後一夜

今天行程是外出參觀,首先我們帶學生再訪Likir,再前往Basgo,這是最戲劇性的美景,在數百年泥土夯實的廢墟牆體邊,再整修出新的城堡與佛寺,當天陽光灼人,回程參訪SECMOL(Students’ Educational & Cultural Movement of Ladakh),由美籍女士Becky導覽。 這個學校起源於針對教育的改革運動,發起人是位工程師,建造了太陽能發電、儲能、保暖等建築群,自行飼養牲畜,師生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 即使在寒冷冬天(零下二三十度)都不必依靠外來送電,當別的學校都關閉時,他們仍可以維持上課。

在Chopsticks餐廳晚餐,只我一人,直接到櫃台叫Chinese Noodle Soup,飯後與夥計們閒聊,有一人問我覺Leh如何,我說很好,我問他覺得如何,他說不好, 他覺得Leh is too dry. 意思是太無聊,對年輕人這倒也是真的。 我問他放假去哪? 他們正好今天放假,去Bangong Lake,還見到印度學生。(我們本計畫一起去,但此大湖暑中印邊境,情勢緊張,中國人與台灣人都禁止進入) 老闆出來, 說他經營一家旅行社,就在隔壁幾家,是 Gracier,我有點印象,他也包括trekking安排,靠步行搭營,有long trekking與short trekking的分別,並可安排homestay。

出餐廳下樓,這段街上剩兩家圍巾織物店還開著,我直走往市區商店街,經過書店,買下那本Ancient Future(介紹Ladakh地區文化),思量是否回頭去逛那兩家店,這時看到對街還兩家店開著,其實只一家店開,另一家已關門但櫥窗還亮。 我走過去,一年輕人立刻過來招呼,正看貨色時,從店後轉出一壯碩中年人,正是那天我一人逛商店街後巷時,碰見我非常殷勤要拉我到他店裡的那人。 他見到我也很驚喜,熱絡得介紹各種圍巾給我看。

我選上一種30%silk 70%Kashimir,要價2500Rp,另挑上一條100% Kashimia 要1500Rp,本要挑與前款一樣價錢的,但看不中意顏色,覺這顏色適合媽,且是全毛料。 本給15%折扣,共3400Rp,再說成3300Rp,我問美金可用否? 他說可,匯率算44:1(回來問同學,一般算是42:1)。 折算成美金75 dollars,我再還價65 $,他還堅持要72$… 70$…最後65$成交。

我說一條要買給太太,一條給媽媽,他立刻拿出一條小的說要給我的,我看有一條還可以,而且2000NT買兩條大圍巾也划算吧,那條給我的小條的他算25$,我還價20$,就成交了(也許我在這裡中計了)。 他說只能以少量清潔劑以手洗,不能機器洗。 我也買得很高興,搞到最後還是上了他的店,也買了他的東西,他給我名片,姓Bota,他說自己其實是Kashimia人,來Leh做生意已20年(原先說開住家店已18年)。 我們大大地擁抱,熱烈握手告別。

我把背包以兩肩揹著走,整個城已休息,轉上黑暗的回旅館的路,仰望天空清朗, 星光明亮,即使胖胖上弦月很亮,也很久沒看那麼亮的星星了。 我想起金台前兩天e-mail上提到清晨看見獵戶星座,我卻找不到,只見天后座。 今晚瞥見牛郎星座,我就知道獵戶座還未上來,看見牛郎星旁廣闊的銀河,也瞥見了天鵝座。

想起高二升高三有一天,經過附中前操場,抬頭看見滿天星斗,心裡很感動而又覺清明。 那天下午才經過高三教室,一些桌椅已被搬高疊在其它桌椅上,有人坐高高地專心念書,黑板上寫著一個兩位數的數字,標明離聯考的日數。 而在那樣時刻的晚上,我經過星空下,還能有心情看星星,而且覺得開心。 那天晚上的心情,經常陪我度過許多難關,我覺得老天爺給我最好的賞賜,就是祂讓我經常保持樂觀的心態。

走在回旅館的彎彎路上,一路沒有路燈,但也不是完全黑暗,我想起上天給我的這樣稟賦,而且,我好高興已買了可給爸爸的月曆,可給金台與媽媽的圍巾,也買一條說是給我自己、可是也可給女兒或甚至給爸的圍巾,我正滿載而歸…

但仰頭看著這華麗的星空,感覺似乎一股流動通過我身體,我站在馬路中央竟然湧上一股悲哀,肚腸裡不知哪根線被抽動起來, 今晚的星空,跟我少年時在師大附中前操場所見似乎相同,我正覺歡欣,卻在黑暗馬路中央哭起來,老天正笑我一個老孩子,…啊,這是列城對我的厚愛! 在這最後一晚, 給我一個悲喜交集的時刻!

我還邊走邊看天上,有一路人走過提醒我 “You are watching?…Car!”,一輛車正開過來,我答”Thank you”,帶著滿滿心中的溫暖回到旅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