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別忘了還應有「實習」

別忘了還應有「實習」

我很能體會建築師們對建築教育的憂心與期待,這不止是抱怨剛畢業的建築系學生到事務所甚麼都不會,還包括對這項專業目前看來似乎承傳無力的焦慮,尤其對台灣不合理制度面的改革的仗還沒打完,很擔心後繼無人、台灣建築會繼續沉淪。 在建築教育圈內也有許多無奈,必須費好多唇舌、甚至激烈抗爭去爭取有熱情教設計但沒有博士文憑的年輕教師; 而老師們為了升等,必須被剝好幾次皮,閉門生產一些學生不一定看得懂或沒興趣看的學術成果,又加上評鑑制度,不管資深資淺都得歇斯底里地隨時填寫各種雞毛蒜皮的統計報表。

建築教育的本質、以及目的,在現實發展中愈來愈不易掌握清楚。 建築的設計工具、營建材料與工法、社會結構轉變以及地球環境危機,都要求建築專業該有新的因應之道。 對於變化莫測的未來,業界與學界兩造都覺不安,都覺得很需要坐下來大家好好談談。 大學建築系的課程結構是否該被檢討? 教學方法是否該有所調整? 設計課是否佔去太多時間以至於其他專業課程無暇兼顧?
此外,近來也有不少先進朋友們提出應該要求「實習」的建議,我覺得這可能是當前最值得被討論與被優先設計的學習制度。 這也似乎是業界與學界雙方可一起思考、互相合作的改革出發點,而不只是一直期望對方改變(這也確實很需要)。 在實習訓練規劃背後的精神,其實是把專業界與學校當作是一個建築師養成所需的完整的學習場域,實習至少應是把業界與學界銜接起來的關鍵環節。

根據敝家犬子的學習經驗,法國建築學院對實習的要求還蠻細膩的。 目前他們因應歐洲共同體的發展調整原有學制,建築專業要求完成五年的課程,第一至三年相當於我們的大學部課程,第四、五年則相當於我們的碩士階段,五年學完後即獲建築師資格,可獨立開業。 但在這學習期間,學生被要求在個不同階段,完成各種實習訓練。

譬如,第一年要求到工地實習三個月,等於是第一個暑假必須幾乎全泡在工地工作。 第二、三年之間要求連續三個月每周參加一次由事務所主持的工地會議,也就是要進入事務所工作,跟著事務所資深人員到工地列席參加開會。 第四、五年(研究所第一年)期間要求六個月的事務所實習。 以上這些求學期間的實習都是無薪的工作,而且絕不是到事務所幫忙競圖做模型,而是由事務所安排學習真正建造房子有關的實務工作,實習結束後要向系上繳交工作紀錄與證明。 第五年通過考試完成學業後,另有六個月的事務所實習,這是有薪給的工作(所以近幾年不景氣連這種實習工作都不好找)。 最後階段的實習結束後,還須再修一些鐘點的實務課程,再通過一個委員會的口試審查,才能獲得開業建築師的資格。

由於修課時間不像我們那麼長,設計課雖是最重的課,但沒辦法放太重份量,而且整體課程上還提供很夠多樣的套課設計---如永續環境、都市設計、舊建築活化再利用、科技媒體導向...等等,讓學生有很多方向上的選擇。 根據我粗淺的了解,我覺得他們制度上設計,使得不像我們國內各建築系那樣容易產生設計很屌的明星學生(可能也有, 但不一定被以英雄看待吧), 這對畢業後到事務所從實務新手開始學起, 心理轉折可能不是那麼大。 有時我在系上評圖場合,或有機會到其他學校評圖,會看到有些學生稍微多想了些、多畫些圖、多做些模型,就沾沾自喜,自以為高人一等,你若對他做些建議,他也聽不下,他只會覺得你不夠了解他所作的突破、他只注意是否獲得他該得到的掌聲。

我們在設計課不斷提醒學生要有熱情,要去挑戰建築的邊界,我們評圖時也要求好還要更好,甚至我們只會欣賞那些把我們評圖老師打敗的學生,看著他們熱情洋溢的模型、貼滿牆壁的圖、高昂的社會改革企圖,老師們心裡很清楚自己當年也搞不出來這許多的產量。 我們創造出超人學生,被擠得爆滿的評圖場蹦出熱烈的掌聲,掌聲之後我們的明日之星,到了事務所被要求畫出冷氣口設計或樓梯大樣,當場就傻眼愣在電腦前不知該怎麼辦。 那真是很痛苦轉折吧,學校掌聲還餘音在耳,卻要面對建材業務員不耐煩的眼神、水電技師質疑的聲調、工務老鳥的調侃…

當然, 有很多極優秀的建築畢業生也一路走了過來, 繼續成為明星建築師, 我自己也是看到傑出設計就會眼睛一亮(誰不會呢?), 但是建築作為一項專業, 真是沒有第二條路, 必須是重裝師訓練, 對於要建造出一棟房子該具備的專業知識, 建築師當然必須熟透。 但是, 除了在學校裡提供基本原理的入門引導, 或可選修的進階課程, 並且在教法上更能激發學生的學習熱情, 這專業訓練部分以實習課程的安排, 由學界與業界聯手來做配套較週全的執行模式, 是否可作為改革的一個開始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