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8月13日 星期五

一切從流星雨開始 2010/8/12-13

據報導,今晚到明天凌晨兩點間,台灣東北向天空將出現流星雨。 我跟已換上睡袍的妻說,她露出一臉驚喜,直說真的嗎真的嗎? 但她明天還得起早上班,即使眼中露出很興奮的光彩,仍得先上床睡覺。 我想熬晚一些吧,看能否真的看到流星雨。

因為我們倆知道有個流星雨的故事。 話說三十八年前的一個晚上(妻說是十月八日),住在東海大學男生宿舍823寢室的大二無聊男子們,七嘴八舌地討論今晚流星雨該如何安排節目,忘了是誰提起,上學期勞作課的工頭畢姐人很好,工頭一向都是男學長來當,畢姐對他們來說很新鮮,而且她對每個人真的好,能夠體諒建築系學生一早起不來勞作,常好心掩護他們。

有人提出很有創意的建議:「我們來去跟畢姐寢室結為姐弟寢室吧!」 所有人都鼓掌同意。 於是,七個男生浩浩蕩蕩往女生宿舍出發,來到721寢室樓下吆喝畢姐名字,好幾個女生都從房間走出陽台來看,她們也跟樓下一位女生揮手,那是他們同寢室的金姐,旁邊是高大的身影,她的籃球校隊男朋友。 一共是大四的六個姐姐,跟七個男生變成姐弟一家親,大家歡歡喜喜的鬧了一晚,都忘了看流星雨這回事。

823室友們有小浪子阿勝、天才阿松、音樂家阿珍、排骨阿維、作家阿龍、建築師阿克和帥哥阿生等七咖,抽菸打麻將吟詩寫小說拉提琴練健美通通聚一堂,成天想幹些新鮮事。 有次大家看帥哥阿生已經在鏡子前自戀了兩個多小時,大家起鬨要看他的好身材,於是催他去洗澡,要他在澡堂擺pose給我們看,他也真澈底擺給我們看,哇賽---那真是非常米開蘭基羅! 有些沒事的晚上,他們就難得靜靜地在寢室作海報,寫上大大的標題:「獻給東海所有的女孩」,還署名「癡人」,半夜無人時這一夥人到郵局門口把海報貼在高高的正門旁邊。 沒錯,這麼一缸花癡們,他們需要一群很正常的姐姐們來平衡一下。 721姐姐們除工頭畢姐外,有負責女舍晚點名的逸姐、練書法的蘭姐、辦校刊的櫻姐、國民黨青年幹部的金姐、還有從小彈鋼琴的玲姐。 一群乖姐姐們,碰上一群流里流氣的弟弟們,沒多久就有些招架不住了。

尤其是阿珍、阿維與阿龍,滿腦子文藝青年的不滿現實強說愁,搞到後來,只有金姐能耐心傾聽他們的青春心聲。 用功的金姐課業蠻重的,她邀三個弟弟們一大早到文學院陪她看書,三個夜貓子男生竟然也答應了。 當晨曦照在文理大道上時,金姐正襟危坐在教室啃書,阿珍端著小提琴在另間教室殺雞,阿維朝著院子裡那棵洋玉蘭練素描,阿龍站在鐘塔下對著文理大道引吭高歌:「Morning has broken, like the first morning…」。 的確,每一個清晨,都是他們嶄新一天的開始。 他們如此度過好多個嶄新的一天。

他們四人也常走出校門口,走到東海花園去看楊逵種的花。 有時走更遠些,走到山稜線過去的古堡(廢棄的反空降堡),一路說說聊聊,互相陪著散心。 有次從古堡走回來,滿地開著野花,阿維採了一束紅紅黃黃的野花送金姐,她倒是不經意地隨手扔了,阿維的心裡非常不是滋味。

阿維後來透露,那晚他到圖書館找正在參考室工讀值班的金姐,遞給她一張卡片,寫滿了哀怨的感情。 圖書館關門後,金姐與他一起走在校園裡,十一月的夜裡清涼如水,還不到冷的時候,阿維卻猛打哆嗦,在校長室後面路上來回走了兩趟,他們來到校長室樓下,一起靠在樓梯間側牆上,阿維說他全身發抖地問著:「我想抱你」,金姐沒有回答,幽幽地靠向他懷裡。 四周靜悄無聲,但整個世界已為他們而改變。

阿維說他們後來走出校門口,在阿芬店買兩瓶榮冠葡萄汁,再走回到教堂門口,一直坐到女舍關門前一刻。 當阿維回到寢室,消息就已經傳遍宿舍,他得面對兩位摯友的質疑眼光。 阿珍還好,與他是高中同學,平靜地一旁拉小提琴,阿龍可是極端不爽,他與阿維有好長一陣說不出話來。

據說,金姐這邊的狀況更嚴峻,她與正當兵的籃球校隊男友已論及婚嫁。 「他」非常不能諒解,不斷地寫信來要求挽回,也始終在信裡質疑阿維是否真心。 金姐畢業後就在中部一所私立中學教書,不久她母親檢查出子宮頸癌,阿維常陪著阿金到台北榮總探看。 有一次阿金的前男友也來看伯母,隔著病床上的伯母,阿維與這位籃球校隊終於面對面看清楚對方,他們伸手相握,從此之後這位前男友就沒再連絡了。

伯母在那個年底過世,阿金教滿一年後,轉到高雄教書,也在老家陪爸爸,再過兩年多阿維畢業,他與阿金訂婚,卻抽中金馬號,到金門當兵足足一年十個月。 阿維坐船往金門前夕,住進高雄鼓山的金馬賓館,他設法聯絡上阿金。 第二天阿金與爸爸到賓館卻撲個空,在壽山上看著運兵船正駛出旗津,阿金當場哭花了臉…阿金爸爸把女兒看得很緊,阿維幸運地沒遇兵變,退伍後就跟阿金結婚。 他們到台北地方法院公證結婚,晚上在長安西路的亞里士西餐廳與好友聚餐,823與721的一幫姐姐弟弟們都歡喜聚一起向他們祝賀,包括阿珍與阿龍,大家自掏腰包,還共同替阿維與阿金的份埋單。

在半夜一點到兩點之間,我守候在家門口,望向東北邊天空,沒有雲的天空裡,我少年時愛看的夏天大三角及寬闊的天馬座高高掛著,其他點點繁星佔滿整個夜空。 在漫長等待裡,我見著了九顆流星,應說是九次吧,原來流星雨不是幾十顆從天傾盆而下的壯觀景象,而是要耐心等候好久才出現一次,有時淺淺地倏忽而過,有三次非常光亮地劃過夜空,我見著的一半出現在45度視角的天空中,就在北偏東方天后座周邊,另一半出現在更東的低低天邊。 這只是相較於平常而言比較密集出現的流星群,但已夠讓人興奮的了。 我留張紙條給早起的妻,她一早就來吵醒我的懶覺,她跟我一樣,都還記得上回流星雨之後的故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