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5月3日 星期一

相思愛染桂 5尾x2

前年底第一次走訪日本,輕輕鬆鬆地一個人去。 首先到東京停留數天,走馬看花地體驗這亞洲大都會的片段風光,然後到大阪與友人見面。 這位朋友是留歐唸書時認識,分手後各自回國,每年互以卡片賀年時,他都殷勤相邀,要帶我看看這幾年大阪新建完成的幾處建築物。
旅行到有朋友的地方,心裡感覺是非常篤定的,起碼不必擔心會挨餓受凍。 在那幾天,有時按他幫我規劃的行程讓他陪我四處參觀,有時我就自個兒DIY遊覽,比在東京完全一個人遊蕩要舒服多了。 在返台前兩個晚上,飯後在朋友家中翻看大阪城內觀光導覽的書,偶然看到一段介紹「愛染堂」的文字,特別讓我心緒翻騰; 我問這位在大學教英文的教授朋友,書上的愛染堂是否三十多年前電影「愛染桂」的真實場景? 他回說不清楚,但他聽說每年在一特定日子,當地的年輕女孩都會到那兒祈求,希望得到真心的愛情。 直覺告訴我,這個愛染堂值得一訪。
在回國前一天,我單獨出遊。 逛了幾處觀光據點後,已是下午時分,我急著要知道這個位在大阪的愛染堂,是否就是我兒時記憶中的那個地方,我總要找找看才干休。 按著地圖,從四天王寺前的谷町筋大街轉入一條窄巷,裡面倒是曲曲折折,別有一番古早人家的錯綜趣味。 每見一處稍不一樣的房子,我都停下仔細留意,生怕錯過了要找的地方。 我在那迷宮似的住宅區窄巷中小心翼翼地走了半小時以上,仍是一頭霧水; 後來在一家小店前面,我比手劃腳向一位中年太太問路,她眼中露著奇異神采,好似與我分享一段祕密的感覺。 順著她指的方向,我走上一條陡峭的石版步道,行經一處神社,走過高大樹林,幾個轉折,我就來到了愛染明王的殿堂前。
走進朱紅的堂門,是一還算寬敞的碎石院子,迎面就是愛染明王殿,也是朱紅色的華麗木造神殿,殿後是一高約四、五層樓的木塔; 原來這是一片墓園,四處碑石壘壘,放眼所見不免有些淒迷,但這樣的淒迷又被圈置於絢麗的朱紅華宇中,充分流露日本文化中獨特的悲壯風格。 我繞了一圈,見不著桂樹,正感到失望與無聊,來到門口處,卻在朱紅大門邊的角落,看到一截半枯的大樹,樹腰上繫滿了白色小布條,樹前還立著一個小小的木製拜龕,再看到旁邊一塊告示板上註明是東映電影公司當年拍攝愛染桂之處,剎那間我似乎進入時光隧道,站在樹前的我回復到唸小學時候的懵懂小孩。
我記得清清楚楚,爸爸媽媽帶我到鎮上最好的電影院,看這部當時膾炙人口的日本愛情片。 我至今仍清楚記得男主角的名字是吉田輝雄,女主角是岡田茉莉子,在影片中男的是醫生女的是護士,他們之間發生婚外情,雙方都無法自拔,有一天他們相偕來到愛染堂前,因為據說在愛染堂的桂樹前祈禱,可以獲得美滿的愛情。 我最記得的一幕是他們祈禱的情景: 他們雙雙站在桂樹前面,男的握住女的手,堅毅地高高舉起按在樹身上,他們哀苦的祈求表情,讓當時還不知情為何許的我,也莫名地深受感動。
這一幕情景也從此深印在我記憶深處,近四十年來,這一幕景也糾合了我個人的情感歷練,我的過去與我的現在,似乎只是重覆地詮釋這深情的一幕,就好比神瑛與絳珠在天上的露水前緣,幻化為人間的寶玉與黛玉的還淚情史; 那一幕愛染桂樹前的誓願,對我而言真是一次感情經驗的啟蒙,好像我一生的情感生活都成了那一幕的註記。
而我現在就站立在這株桂樹前,令人難以置信地,遙遠的故事真實地來到眼前,業果面對著緣起,我的心思迴盪又激昂,真不知身在何處。 突然樹旁屋內走出一位太太,為遮掩自己的失態,我對她比劃說明這棵樹對我的意義,她聽不懂我的語言,但大致瞭解我的意思。 她走後,我找了一塊石頭坐下,對著那棵桂樹,任由思緒飄遊。
後來暮色漸深,剛見過的太太陪著一位老婆婆出現,老婆婆對我大聲吆喝,一副要鎖門趕人的意思。 那位太太低聲向她說了些話,大概是告訴她我的來意,那位老婆婆於是和悅地看著我,咕噥了一些話,然後她對著我唱出愛染桂的主題歌,她一唱出曲子,我就明白了,因為這就是我母親哼過的曲調。 在那暮影沉沉的朱門邊,老婦蒼涼又慈善的歌聲,有說不出的深厚情意,她像是從時光隧道的那一端,專程走出來,為我這遠來游蕩尋找自我的中年孩子,吟唱那埋藏我心深處的兒歌。 我辭別老婦稠稠的笑意,萬分不捨地離開這處原本魂夢牽掛的地方。
我真是沒有預料到,首度日本之旅竟然引領我兜一大圈回到童年深處。 原來在這大阪商人都會,居然典藏了我生命經歷的一部分源頭,藉著電影這個媒體,我在陌生的城市闖入了記憶的地點,我從未到過的地方,卻是我感到那麼親切的地方。 這樣的際遇,源自於我的童年開始在二十世紀中葉的台灣。

(刊登於”同隆與建築”, 1999秋季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