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2011台灣 = (ROC100th + CCK350th)

這學期開了一門「論述台灣建築」的課,本來是因為明年是中華民國建國一百周年,該應應景來回顧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建築成果,回看自己也觀察過一些代表人物的建築思想與作品,原先想得很簡單,就從王大閎講到劉國滄,可以跟學生一起來思考這些人物與作品的時代意涵。

今天是開學後第一次上課,一大早用早餐時,突然記起明年不只是中華民國的一百周年,鄭成功打敗荷蘭人進駐台灣到明年也正好滿三百五十周年,1661年鄭成功以兩萬兵力擊敗荷蘭人,將佔領台灣近40年的荷蘭人驅離,這是近代史上難得的亞洲人打敗歐洲人的紀錄,也是漢文化大舉登台的歷史階段。

只不過,現在在台灣談中華民國一百周年還容易,談鄭成功開台三百五十周年似乎是蠻尷尬的聯想,甚至很忌諱吧,因為對抗清帝國的鄭氏王朝在短短22年就被消滅。 但是湯錦台從歷史角度看出兩點來肯定鄭氏功績。 第一,這是近代史上少有的東方擊敗西方的紀錄,第二,從此開啟漢人主體社會。 湯錦台生動地描述當年鄭家軍與荷蘭人海戰的精彩過程,並指出這是亞洲軍事史上雙方皆動用火藥、砲彈、戰壕、砲壘的現代攻防戰,他說:「(鄭成功)以開闢台灣漢人主體社會而開啟了近代台灣歷史的新頁」(大航海時代的台灣,2001,頁147、151)

生年僅37歲的鄭成功,以一狂飆青年,奮力周旋一勃興的新帝國,憑藉的並非是「洋中之島」,而是馳騁在日本、台灣到菲律賓之間的「島嶼之洋」,波浪裡來波浪裡去,收攬貿易(或海盜)的龐大利益,最終迫使大陸的清帝國使出殺手鐧---實施海禁,閩浙到粵之間海岸不准片船下海,也不准人煙出現,這才斷了鄭氏的貿易生路。

今天讀這段歷史不禁要仰天浩嘆,清帝國竟然容不下一支擊敗歐洲強權的閩南海上勁旅,等到兩百多年之後,曾國藩才幡然憬悟威脅中國最大的的敵人是從海上來的歐洲列強,那時才建議李鴻章辦水師學堂,辦江南製造局做槍砲,卻是來不及了。 鄭家軍若能持續縱橫東南海面,大概就不會有1860年英法聯軍直上京津、甚至1895甲午戰敗的慘事了。 當年大一統的思想、不容異幟的體制,當面對世界新變局時,正是消滅自己力量的罪魁禍首啊!

政治是一時的,文化是長遠的,鄭成功在台灣畢竟「開亙古未曾有之奇」,將中國當時農業社會的精英如陳永華等帶到台灣,不只是軍隊,跟著來的是人文風氣、典章制度等漢民族的文明,以閩越人口為主。 相對這一波的移民潮,1949年蔣中正的中華民國政府帶給台灣的是現代工商社會的精英如徐柏園、嚴家淦、李國鼎等,與曾是亞洲第一的共和憲政體制,跟著來的已不限東南沿海人口,而是來自大江南北的五族會合,讓小小台灣充滿全中國的差異性。

中華民國是經由革命打出來的國家,國旗上的滿地紅確是當年付出的代價。 孫中山先生創立的國民黨也是激進的革命黨,青天白日正是現代啟蒙的象徵,要讓光明照澈蒙昧的大陸。 日本學者竹內好認為從魯迅身上,看到這新中國面對現代文明,是一能夠從自己文化根基處反省、自我揭露、面對自己醜陋相的亞洲新意識,而當年的五四運動就像是現代中國的一段春秋戰國式百家爭鳴的時代。

青年蔣中正也是打遍中國的一號人物,北伐統一中國之後,以他為首的中華民國政府與軍隊,對抗日本侵略發起全國保衛戰,結束日本人的東亞幻想。 他在台灣至少撐住「中國」名號二十幾年(1971年退出聯合國),讓真正的中國在鐵幕裡徹底自我改造。 在他過世後,台灣經濟活躍,成為亞洲四小龍之一。 蔣經國穩定的讓台灣成長,為邁向更成熟的民主社會鋪路。

九零年代初我在魯汶時常與大陸同學亂聊,記得有位北京朋友說,台灣是亞洲的異數,全亞洲不是還君主立憲、就是強人(甚至軍人)獨裁專制,只有台灣能直選總統。 他說大陸才不敢想統一台灣,自從港澳代表進人民大會開會之後,他們問題特多已讓大陸吃不消,你們立法院打架那套再進到人民大會,會把共產黨搞瘋掉。

自從大陸開放走向市場經濟後,在台灣的富有海洋精神的中華民國漢人商團,一波波前(錢)進大陸,參與沿海城市的開發,也更深入內陸二線城市發展,二十多年來早已非官方地形成Chiwan經濟圈了。 若是當年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時老毛就堅持消滅掉蔣政權,「解放台灣」,等於閹掉台灣,那麼大概也不會有今天的雙贏局面了。

風聞巒頭風水有此一說,中國山水走勢有三支,皆從祖山崑崙山發源出來。最南一支沿喜馬喇雅山、經苗粵諸嶺至武夷山脈,勢道太強勁,衝入海洋還停不住,緊急轉身才煞住這衝勁,但也激起了東亞第一高峰的玉山山脈。 這股山勢若直直衝入太平洋,那麼今天準備要登陸的凡那比颱風將遍掃台灣無處可躲,正因這大島回顧崑崙山而轉為南北向,玉山山脈抵擋掉太平洋來的風暴,西部才能常保平安。 但這一脈渡過台灣海峽,大陸原有污濁瘴氣被海水洗滌一番,於是而有蓬萊清新氣。

一個人怎麼看自己,就會影響他成為怎樣的自己。 身為台灣人該如何看清自己,終會影響他怎麼定位自己。 在三百五十年前與一百年前的歷史事件,為台灣的文明打造舞台,在這舞台上,台灣不斷吸收他者、吸收差異,並以之成為自己,台灣不是地理空間上的孤島,而是擁有「島嶼之洋」的地理戰略位置,而且在歷史向度上,時代際遇給了台灣多樣性的豐富,就看台灣人怎麼把這些優勢轉為力量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