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9月9日 星期四

看世博的第一天就賺到了

誰說九月人會比較少? 原先的一般猜測是: 六月剛開幕,大家趕新鮮,一定爆滿;七、八月放暑假,全中國的學生都想來看,人當然一定多;十月就要閉幕了,趕最後的人都會湧進來。 所以九月最合適,人一定較少。 所以我趁開學前趕來瞧瞧,沒想到今天周五一早八點半就到,九點開門,還得通過安檢,折騰到九點四十分才進到場子裡,台灣館的預定劵早已發完,又已排一條好長的隊伍,要等下午三點再發(就這樣等五個多小時! 太瘋狂了)。

本想第一天輕鬆一點,看看亞洲區就好,中國館就在眼前,隊伍還不太長,進去後感覺就是風土介紹,逛了幾省展館,感覺安徽館還不錯,後來才知這是各省區市聯合館,真正的中國館另在樓上要排更長隊伍的(要在入口處先領預約票)。 到了外頭,人真是多,沙特阿拉伯館排好長隊伍,到韓國館、日本館都一樣,不甘願就耗三個鐘頭排隊,所以先逛逛其他小館好了,大部分像是商品(手工藝品)宣傳。 進到越南館,以竹材編造得還蠻有特色的,室內也將梁柱以竹子包覆成拱圈,中央是大水池,水上有一表演台,進去時正進行水上偶戲表演,再來是打擊樂器表演,非常精彩。

韓國館設計很成功,以樂高立方塊單元組出展覽區量體,整體分割成幾個方體,嵌合之間很有虛實相生的趣味,而且設有供人自由上下的樓梯,將遊客引上樓上餐廳與平台,樓下也空出來作表演使用,氣氛被吵得很夯。 但與日本館一樣,都大排長龍,改天再來排隊好了。

雜誌上說這次上海世博強調環保綠色能源科技,但亂晃了半天,似乎都沒感受到讓人振奮的新科技近況,還是先到主題館去看看。 「城市人館」以六個不同國家的城市家庭案例來呈現家居、工作、交往、學習、健康等之比較,這個展覽很值得看,策展想法貼近生活又表達一個當代世界狀況,而且每個館的表現都蠻讓人驚奇。 數字比較也有趣,譬如鄭州一年舉辦約十次城市活動,聖保羅則是每年舉辦上千次的城市活動,鳳凰城居民平均每年食肉123kg,鄭州則是25kg,而鳳凰城體重超重人口佔65%。 「城市地球館」也不錯,二十世紀中每個城市都急速膨脹,製造出地球的大危機,所以人類該如何補救? 還蠻說教的,但其中有個超大球面的影象顯示很夠看的。

走出主題館,太陽已西斜了,走過東南亞區,澳洲館也還大排長龍。 乾脆就一路走去歐洲區了,西班牙館與德國館的外形都很囂張,但顯示很不一樣的民族風格吧。 終於也走到英國館了,已經近黃昏了,排隊應該不致於還那麼踴躍吧,但事實證明,好的設計就是吸引人,隊伍摺來摺去應該有一公里長吧,反正也走不動了,我就只好決心跟廣大的人民站在一起排隊了。 五點開始排,七點不到就進到展場了,真是太幸運了。

這毛茸茸的英國館真是太可愛了,站在外頭從不同距離看,都吊足每個人胃口,都好奇這是甚麼玩意兒。 無論怎麼看,都不像是房子模樣,一點也沒有「容器」的樣子,只像是一個「東西」。 滿佈著一根根鬚鬚刺刺的怒張線條,卻又是透明的、好好摸的討人喜歡,在艷陽高照的展區裡,它的輪廓永遠顯得模糊膨鬆,跟其它展館各顯神通的各種外「殼」比較起來,它像是展區裡最虛幻的一種觸覺形體。 (以下黃色字體部分,預定前往參觀者可跳過去,免得傷了您的胃口)

來到入口處,真讓人捨不得立刻進去,在這毛茸茸東西切開口,可以仔細端詳所謂的毛叢構造,那些鬚鬚原來是一根根有質量有直徑的壓克力棒,末端近一米長度是透明的,端點上透著Led光亮(這時黃昏已盡),每根棒棒內裡根部是黑色的,從這黑棒中打出LED光, 往旁邊往上看,像是來到一個超越現代的原始叢毬裡,或者像是人變小了走入一個放大的絨毛狀果實裡。

走進內部,更是意料不到的有觸感的精彩視覺經驗,所有的毛鬚棒子都戳到內部來,在裡面密密實實地以一根根壓克力棒佈滿,而且四周與上下六個面都往中央隆起,形成相當動態的起伏曲面。 每根棒的末端三十公分逐漸放大,最末端灌進各種不同植物的種子,有的一大顆,有的是好幾顆小的,在每一支透明壓克力柄狀末端裡,讓遊客可以接近瀏覽。 導覽員告訴我,這個館用了九百多種的種子,共用掉26萬顆種子(有好多是重複的),以及60686支壓克力棒,每支長7.5m,毛紮紮地又排列整齊,在走動中可以不同角度體驗到波形起伏的構成景觀。

在裡面仔細研究這些種子棒棒叢,我逐漸看懂為何內部牆體需要成為弧形的理由。 弧狀牆形一方面是順著棒棒戳入的勢道往中央鼓起,最重要的是這樣就可以用同樣長度的壓克力棒來組出整個叢狀體,與90°垂直壁體正交的中央點上,同樣長度的棒棒就形成這壁「面」上最凸出的點(若內壁為平直面,要達到棒棒往外發散戳出,則每根棒棒必須不一樣長,而在中央點上的棒棒必須最短)。 所以,每一根同樣長度的棒棒,在不同厚度的牆身裡以不同角度往外發散射出,形成完美的多變量弧體構成。

整個小小館裡沒有文字、也沒一句話,但26萬多顆種籽卻喧嘩地滿滿地說了一屋子的話,真是不著文字而盡得風流。 館體外觀無論從哪個角度看,中央都是深暗,愈往外緣愈透光,愈顯毛茸茸的; 可愛之外,而且在任何角度,都隱隱可看出英國國旗的影子,這點就真是利害了。 也就是說,這個館的設計,從裡到外,一以貫之,從材料、結構、空間、意義、符號、象徵,都在設計的構想與表達中被呈現出來,它不是一個「裝飾棚子」,也不能說它是一個「鴨子」,它超出了Robert Venturi的對立命題。

我覺得它打破了當代建築的「殼」體思維習慣,讓我想起Marcos Cruz與Marjan Colletti(當時還是Barttlet School, UCL的博士生)兩年多前在東海建築系的演講,他強調他的設計利用新的媒體工具,企圖探討建築容器的「肌理」(Flesh)構成勝於「皮層」(skin)的包覆,這個英國館一樣地拋棄了輕薄外皮、而採一種有厚度的叢狀外層來圍起建築。 展區裡的德國館、法國館、加拿大館、新加坡館、瑞典館等還以假皮層來包起展示空間的內殼,有些展館甚至直接在方盒子上貼一層「表皮」,如越南館(編竹子)、巴西館(木板亂釘)、秘魯館(排竹子)等。 與英國館較接近的西班牙館,也可看作是用厚度來表現外層構造的例子。 張永和在浦西展區設計的上海工業建設館外層,也是利用細長管密密地橫直交錯形成空間架構,也同樣是肌理式外層包覆作法。

在這英國館,我們可以看出建築潮流已經走出「後現代」或「晚期現代」僵持在表皮的真實性或表現性(甚至裝飾性)的爭論,也凌越了高科技建築(N. Foster, R. Piano, Calatrava等)與炫酷建築(F. Gehry, Z. Hadid)的奇觀競賽,它進入一個新的以肌理思維來表現建築表層(或牆體)的時代,這達成一種軟的意象、體現複雜繁多的秩序、也傳達近人性的(或很人間)意義,建築成為感動人的公共藝術,從構築技術到符號溝通,都被整合成一個獨特而出乎意料的空間經驗。

我走出小館,外面是展開「包裝紙」似的人工草皮,在館體下方是水池,將毛茸茸的立方體輕盈地浮在水面上,所以它不是掉在這「包裝紙」上,而是無重量似的飄在紙上(或漂在水上)。 我躺在草皮上,往上看著這巨大的毛毛立方,每根壓克力棒從裡往外戳出來,末端帶點重量而往下垂,看起來像冷冷焰火爆開又往下流淌的感覺,一根根在風中搖曳,棒端光點也跟著擺動,點點末端綴出一層透明紗膜飄動似的表面,看著看著人跟著幾乎暈眩起來。 天上的星星都顯得蒼白起來,我滿意極了,這真是今年最浪漫神奇的建築作品了。 建築師Thomas Heatherwick這匹新黑馬,在這場盛會裡出足風頭,未來建築史上也該記上一筆吧。

看完英國館,感到非常滿足,這是我的世博第一天,有一種賺到了的感覺。

參考連結:
http://marjan-colletti.blogspot.com/2009/11/marcosandmarjan-workshop-at-cita-center.html
http://www.heatherwick.com/

1 則留言:

  1. http://www.guardian.co.uk/artanddesign/2010/may/05/british-pavilion-shanghai-expo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