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7月15日 星期四

「色誘」誘過頭了

昨天過生日,太太請我看電影,說想去看「色誘」,還跑到德安看。 整部戲還不錯,中年的太太是個婦科醫師,有自己的診所,工作很忙,覺得教授老公對婚姻心不在焉。 有次更在老公手機上看見女學生的留言,因此更加懷疑老公有外遇。 偶然機會邂逅一位年輕妓女,太太於是付錢請她試探自己老公,並且回報狀況。 這三咖都很有看頭,茱莉安摩爾演太太,連恩尼遜演老公,在Mama mia中演女兒的阿曼達???演妓女,再加上那演大學生兒子的,都把每個角色演得非常精彩。

這是一個超級複雜的內心戲,一個懷疑心重但又還癡愛(或恨)著丈夫的太太,忙著診所工作,但覺得對家庭茫然無措,甚至不習慣長大中的兒子不再聽話; 一個是深諳身體秘密的世故美少女,以似乎無邪又迷離的眼神,還有曼妙的身材, 為這位女客戶服務---告訴她如何勾引她老公,…還交代所有的細節,這太太總是聽得神傷又淒苦。 有一幕是少女約這太太到旅館房間見面,凌亂床面顯然是剛跟這太太的老公來一腿的現場,太太不准少女坐床上,要她坐到角落椅子上,太太聽少女講剛發生的情節,表情痛苦但又渴想要聽,似乎這已是她維繫親近老公的唯一方式,在小餐桌上還留著兩人份的餐點,她的手撫摸著老公留下的殘酒杯,緩緩舉起啜飲而盡。

太太以這種方式試探丈夫,故佈圈套偷盜他的秘密,但卻也同時洩漏出自己內心的脆弱與空虛,整個雇用計畫演變成兩個女人以詭異的方式分享同個男人的私情,少女以她熟透的身體智慧,了解這中產階級太太貧血身體內部的蒼白靈魂,少女以她的年輕身體的豐滿生命來救贖這太太的虛乏近乎絕望的生命,雇傭因此凌駕主人,生命凌駕金錢,女人之間的同情變成愛情,少女的愛變得out of time and out of place,連太太的女性朋友都懷疑她有外遇之際,少女的愛變質為支配、索求及佔有。

太太對這一切感到無法承受,分別邀老公與少女見面要做最後攤牌, 結果赫然發現這一切是個大烏龍, (依我兒子的建議, 我應該在此停住, 因為我再講下去, 會被喊打…但是電影早下片許久, 該看的都應已看過了吧, 所以我還是決定繼續說到底)…少女現身時見到她老公, 當場花容失色; 她老公則一臉茫然不知這少女是誰, 剎那間這太太(也包括觀眾)搞清楚全部真相, OMG! 真輸給那美少女了! 她老公顯然自始至終都在狀況外。

我一邊著迷在銀幕上的故事, 一邊握著身旁妻子的手, 又一邊回想起上午讀到的書裡的話, 書上說要理解這世界的複雜真實, 一個人自身內在必須就是那麼複雜。 我在今天又比以前更接近耳順之年, 我絕對是一個心思高度複雜的”X叔叔”, 這部戲中的所有姿態話語眼神觸摸抽慉、所有的愛恨無奈挫折失望期待、所有的欲望渴求憂懼驚慌冷漠掩飾, 因為我在這個年齡而有的內在複雜度, 讓我可以放任自己沉溺其中而且自認足夠理解。

同一本書又提到”愛麗絲夢遊仙境”裡一段描述, 愛麗絲玩板球遊戲, 她以紅頂鶴當球拍, 箭豬當球, 麋鹿當球門, 當所有的板球道具都是有生命的動物時, 這遊戲會是怎樣玩法? 愛麗絲以紅頂鶴揮擊箭豬, 鶴頭會聽話到僵硬起脖子閉上眼去碰箭豬、或是本能地閃開脖子, 箭豬會乖乖地挨打或倉皇滾開, 麋鹿會動也不動地當球門或自顧自地去吃草? 真實世界是否就像愛麗絲打板球, 愛麗絲、紅頂鶴、箭豬與麋鹿, 同時存在但各有主意, 因此永遠以不可預知的方式進行(或不進行)他們的遊戲。 這書的作者稱此為concurrence, 讀到這故事, 我才搞清楚concurrence與synchrony的不同。

「色誘」的太太以少女當球拍, 想讓老公當球門, 但「人」是有生命有主見的個體, 把人當工具(即使付她鈔票), 跟把自然世界當工具一樣, 都幾乎註定會往出人意表的方向演變(通常都以悲劇收場), 記得以撒柏林說過:「自然沒有劇本, 世界不會重複」, 芸芸眾生, 每個人都是獨立個體, 他們的interaction絕對是複雜到遠非人的智慧所能預期。 這部電影正是一個concurrent case, 連觀眾都被耍到最後才搞清楚。

身為中老年男人, 我也讀出隱藏在電影中的男生觀點, 今天中產階級中年男性其實是極度壓抑的一群可憐蟲, 枕邊人的事業成就、遲暮的焦慮等惡性循環到猜疑抗拒, 換來:「我們什麼時候開始不再互相接觸對方了?」 人世間的愛情當然不是王子公主從此幸福過日子這樣單純, 每個長大的人最好要鍛鍊自己的複雜度來迎接愛麗絲板球遊戲的concurrent reality!

正在讀的這本書是Bateson, Katheline. Our Own Metaphor.

1 則留言:

  1. 哈! 我也沒看過這部電影,但是我已經猜到結局如何了.

    回覆刪除